White怀特

自称九头蛇男模

就这样一直下去吧,迟早都会有那么一天

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画厚涂了

我来梳理一下昨天晚上做的梦

我和朋友(L)来到海边,海水就像是蓝色的墨水,我们躺在300米外的沙坡上,但浪潮却还是拍打在身上,这时一个女孩(S)躺在了我的肚子上,我跟她搭了几句话,伸手摸到一个柔软的东西,我底头看了一眼,她腹部裂了个大口子,肠子和内脏像是被包裹着,材质看起来像避孕套或者是小孩玩的那种装满水的可以捏来捏去的玩具球,她告诉我她是跟朋友一起来的,他们跟着我们一起去工作的地方,我还骑了一辆黑色机车,戴着头盔,结果好像是进入了一次枪战游戏,还有一个男人来找S要微信号,可S拿起对方手机扫描自己的后背,扫不上去后她就跑了出去,场景突然变成了一家酒店,身后另一个女孩(X)让我去找找S,我打开浴室的门发现浴缸里有两个死掉的男人,好像衣橱里还挂着一个尸体,我打开游泳室的门,看着泳池里全是漂浮的尸体大概有16具,一共有40具,大脑是这么告诉我的,杀人犯是一个紫发的女人,当时我就想离开这里,刚打开电梯就到了杀人凶手,她向我问路,我就指给她了,当我眨眼后发现在医院躺着L就在我身边,我们计划离开医院,可是电梯到二楼有一个男医生他会盘查我们要干嘛去,好不容易离开,就看到有人在肢解尸体,像是教人如何辨别死法,再一眨眼我们又回到了医院

其实我更看重焦虑,而不是抑郁

想开一练车的长篇、盾冬叉

灵感来源于《一级恐惧》

记个脑洞 警察盾、犯人冬(人格分裂温柔巴基、暴力冬兵)、律师叉、律师铁(剧情需要)

感情关系,盾叉分手,铁追盾/无果/ 冬叉,然后3P


吹爆我叉骨

吹爆我糯顿


我既没有愁苦到足以成为诗人,又没有冷漠到像个哲学家。但我清醒到足以成为一个废人

我既是急于睡眠的肉体,又是力图清醒的意识。

恋与漫威/当你不同情况下看片被发现

/复健

/一个喜欢周六发文的人

Steve/

 

史蒂夫愣在门外,并且脸红的能滴出血,大脑飞速运转,小姑娘是个成年人,成年人看看黄片没什么,是不是我没满足她,作为男朋友这是一种失职,可…看太多对身体不好吧

“啊…啊!快点……”

呻吟声更大了,史蒂夫觉得自己现在出现不太好,场面会很尴尬的

但!

正直的美国队长最终还是以关心小姑娘的身体为由,打开了门

“咳咳!史蒂夫?!你、你什么时回来的!”

史蒂夫开门的一瞬间,你正拿着可乐薯片独自享受周末

“你今天不、不是出任务了吗!”手机里还传来女人的声音,还有一点水声,你慌乱地把网页关上

“史蒂夫!cap!你听我解释!”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一不小心点到了!我也很懵啊!不要没收我的手机!可乐和薯片也还给我!”

 

 

winter/

你躺在关着冬兵的那个“大冰柜”对面的沙发

你无聊的盯着这些个白大褂们走来走去,看到头晕,他们正在叫醒冬兵,都怪九头蛇基地设的太偏僻!连个网就没有,不过你手里有特战队那帮小伙子们的种子资源,所以你在众人面前毫无顾忌地看起了黄片

“天啊!他们喜欢日本的,还带剧情!”你对这种按着剧情来的还是挺感兴趣的,起码品味不错

“天啊!姑娘你要被你闺蜜绿了”你被剧情吸引到丝毫没有感受到身边有人靠近,直到有人叫了你一声,你抬起头看向那名研究员,看着他指了指你旁边的位置,你才感受到有一丝寒冷的气息

“哟!冬哥,醒啦”

“这…是干什么…”冬兵伸着脖子看向手机屏幕

“就是…男的和女的,你知道感情一到位,必定干菜烈火!”

“是干柴烈火!”旁边的人忍不句提醒了一句

冬兵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了,随即扛起了你往另一个房间走去

“冬哥,我们干啥去?”

“我觉得…我们…感情挺到位的”

 

 

Rumlow/

你这段时间住在神盾局分配给朗姆洛的公寓里,白天闲着没事,晚上还有人一条龙服务,所谓一条龙就是吃饭、洗澡、搞一下!

朗姆洛像往常一样下班,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你,弯腰亲了一口,就打算去给自己倒杯酒,商量一下晚上吃什么,然后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个电影,这作息规律可比在九头蛇规律多了

“你今天想吃什么?”朗姆洛冷不丁来了一句

“我在看片呢”

“人类清除计划出了第三部”

“朗姆洛我在看片”

“等你想好再说”

“我说我在看片呢!”你拽着朗姆洛的作战服的领口

“我他妈看见了!你老提醒我干嘛?耽误你了?”

你的反应跟别人完全不一样啊!

“行了!闭嘴吧”你用力一把把朗姆洛按在沙发上,低头吻了上去,还惩罚似的咬碎了他的嘴唇

“看别人搞,看是没有自己搞来的爽是吧”朗姆洛躺在沙发上冲着你坏笑,这体位确实挺爽…

 

 

/当看片被人发现,你关上了视频 尴尬的是你,你要是继续看 尴尬的就是别人/

 

/写什么都会带上KiKi,尝试证明自己是肏骨的小狼头子/

我知道我很难再融入人群之中


【恋与漫威】舔咬

怀特!正式加入老福特复健桶

这是我的一个怪癖,对于触感味道的好奇心/当然我也不是什么都舔,也不是变态!

超级短

内含/Tony/Bucky/Nat/Rumlow/Steve/DP

 

 

Tony/

我只是站在一边,偷偷的盯着Tony看,他今天要去开个早会,现在正端着一杯咖啡,上上下下打理的井井有条,皮鞋、裤脚、手表、领带、发蜡,还有修剪过的胡渣

修剪过的…胡渣,那会是什么感觉…我咽了口口水,蠢蠢欲动

“Tony…”我走过去抓住他露在外面的手腕,当然,我不想弄皱他的整齐的西装外套

“怎么了?蜜糖”

我紧紧瞪着他的小胡子,思维放空,凑了上去,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怎么说呢…跟牙刷毛差不多一样吧,比家里用的稍微硬了一点,就在我思考的同时,双脚突然离地,Tony把我抱了起来,去哪?带我去早会也没什么用,我完全听不懂的,好吧,随便你抱我去哪

“Jarvis,告诉小辣椒我今天出不来门”

“可是…”

“我有特殊业务要忙”

“好的,sir”

 

 

吧唧/

巴基还没回来,现在是下午五点

巴基怎么还没回来!好想他,要死了

咔哒——

巴基回来了,我把乐高积木随手一扔,飞奔到门口,一跃而起,挂在他的身上,张嘴就咬住了他的下巴,饱满的双下巴,没有人觉得像李子的形状吗?

巴基腾出一块手搂着我的腰

“小姑娘,我可能比你想象中的高了那么一点,你需要再跳高一点才能亲到我”

“我就是冲着下巴来的”我松开嘴扬起头,表示对你的嘴巴不感兴趣

“可是我刚回来,需要你的吻”说着把头靠了过来

巴基·不可能让下巴抢风头·巴恩斯

 

娜塔莎/

Nat在化妆,我躺在床上看着她在化妆桌上擦着什么东西,应该是护肤品吧,揉啊揉的,我对化妆品一窍不通,尤其是口红,它们只有红色、粉色、橘色、和其他怪异的颜色,我从被窝里探出上半身

“小懒虫终于舍得起床了“Nat走了过来,摸了摸我杂乱无章的头发,我突然抱住她,在脸颊上吻了一口,护肤品还没被肌肤吸收,我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我靠!好苦!我咧了咧嘴,苦到眉头紧锁,却没想到惹得Nat一阵发笑,拉着我去了洗手间漱口

大姐姐就是好!还有免费帮人刷牙的服务!

亲她!

 

Rumlow/

Rum的伤疤是被三角翼大楼拍的,他妈的就像蚊子和苍蝇拍一样

啪——

然后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Rum的硬件过硬!我还是觉得他十分帅气,不!最为特战队队长的舔狗,我觉得他帅了不止一个Level,而且更man了

接吻时,我还是忍不住往上移,轻轻舔了舔刚长出来的粉红色的嫩肉,软软的,比较光滑

“很痒”Rum靠着沙发背,悠闲地闭着眼睛说到

“疼吗?当时肯定疼死了”

“当时晕过去了”

“说疼又不会死”

“娘们才喊疼”

 

Steve/

我承认我就是馋他的身子!我下贱!

但是把脸埋进G奶的感觉,我死而无憾,我形容不出,只希望你们也可以有这个机会

我实在没忍住舔了一口,我申明,我只是好奇,并不是变态

“小姑娘,你是不是跟死侍玩时间长了”他捏着我的鼻子,脸红正经的样子真是让人热血澎湃,我拍了拍美国翘臀

“啊!史蒂夫我又不是沙包”突然间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已经被史蒂夫扛在肩上

“我想有个小姑娘需要接受惩罚”

“可以!先把房门关上”

我可以感受到身下的人突然停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会还是转身把门关好,并确定锁没锁好

 

关于死侍

的确,我有一个想舔但不可明说的部位

因为搞不好就是一辆车